“家里有尺吗?”

    乔琳激动得声音都有点颤抖,“嗯…”

    “塑料的?完整地回答我。”

    “嗯,是的教授,是塑料的那种。”

    他们已经回到乔琳家里,乔琳从车门关上开始就表现得像变了一个人,她乖巧温顺,还听话服从。

    当然要服从,她要证明自己虽然惹人生气,但她也会看眼sE,她的爪子会对他收起来,只亮给他柔软的粉红sEr0U垫。

    安明森弯腰在写字台找尺,乔琳往床沿蹭坐,像个认真听讲的学生,她很乖。

    “在第一个cH0U屉里。”

    安明森按照她说的拉开第一个cH0U屉,找到了尺,还有其他的工具,b如数据线和黑胶带。b起戒尺,她似乎更需要这两样东西,所以他也拿起来,丢在床上,向上挽起袖口。

    乔琳还是新手入门,不知道数据线的威力,期待地问:“要把我绑起来吗?我能先去洗个澡吗?我想香一点。”

    安明森几乎没怎么看她,撕开一截黑胶布,封住了她的嘴,“安静,我不需要你发出任何声音,你能听见我说的话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乔琳有点发愣,然后点点头。此刻的他很陌生,额前凌乱坠下碎发,下颌线明晰y朗,看待她的眼神像是看待一件工艺品,还是不合他心意的那种。

    现在他告诉她:“把手背到身后,相互抓住小臂,尽量碰到手肘。”

    乔琳要完成这个动作不是很困难,这个动作b简单地背过手去更能够打开两肩,她相信自己现在看起来就像一只骄傲的r0U鸽,整个x部都在被迫往前送。

    安明森靠近她,一条腿曲过来抵住床沿,手里撕开一截黑胶布,声音刺耳,乔琳仰起脸看他,他说:“做得很好,Judy。我会把你的手绑起来,如果你信任我,我们可以继续,如果你不信任我,我现在就会离开。”

    乔琳“呜呜”说了什么,应该是同意,因为她没有松开对自己的束缚。

    安明森俯下身将黑胶带紧紧贴合nV孩两臂,左右各绕五圈,非常紧密。

    “跪到床上,背对我。”

    乔琳照做。

    “俯下去。”

    乔琳依然照做,她俯下身,侧脸贴着床单。

    今天穿的裙子不长,这个动作使裙摆大幅上升,几乎包裹不住nV孩的PGU,裙子的底线恰好和她的“底线”齐平,在她试图伸直两腿的时候,戒尺划破空气,毫无征兆落在了一侧T瓣,隔着面料又麻又痒。

    胶布不能阻隔声音,即便他没有用很大的力气,乔琳还是不自觉SHeNY1N着往前探,等待她的是第二下、第三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