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之书屋>仙侠>华胥梦觉·江南卷(古言NPH) > 帐中香(下)(女主刘煜)
    她眸中晕了两汪水泽,泛着滢滢的光,N猫一般,可怜又可Ai。那水泽将他卷入其中,诱他沉沦。

    他俯身Ai怜地亲吻她眉眼,紫胀的bAng身顶上雪腻的腿根,铃口泻出几滴晶莹,刮蹭出大片黏腻,腰身下沉,破开缀满晶莹的小口,温软Sh滑的xr0Ux1裹住前端,相接处蚁走一般,又sU又痒。怜她初次,他耐住熬rEnyU火,在浅处软r0U上徐徐磨碾,直至xia0x逐步适应了前端粗壮才往深处探入,Sh热幽窄的触感b出他额角细密汗珠,在昏h烛光下闪着旖旎的光,白腻的面上浮了层靡丽之sE,美得雌雄莫辨,一呼一x1间失了节奏。

    未曾缘客的HuAJ1n受不住一轮又一轮的攻伐,竭力推挤着闯入的异物。她睫毛簌簌轻颤,丰T不安地扭动,似要逃离yUwaNg的桎梏,却又被情cHa0裹挟,神态既纯且yu,透出一脉yu拒还迎的风情,缠缠绵绵笼住他的心魂,引得他俯身缠吻住她。

    津唾交缠,气息灼热,他急切地撬开她齿关,捉了她的舌卷入口中。

    激烈拥吻中啧啧之声g缠着帐中暧昧浮动的香,荡心摇神,绵密的sU麻从尾椎一路攀升,没顶的快感在脑中炸开。

    他一手紧扣她纤细腰身,一手抚上她Nr,指尖抚琴一般撩拨她rT0u,身下挞伐不停,春水翻涌间他沉腰撞开那瓣薄膜。

    她轻哼一声,缩着身子往上躲,被他大手按住往身下的y挺上压。

    “呜……不要了……”她疼得眉心微蹙,媚r0U却裹着ROuBanG不住x1绞,锁得他寸步难行。

    “哦?是吗?”他又往深处撞了几下,顶得绵软xr荡出道道YAn波。这y糜景象令他喉头发紧,ROuBanG胀得发疼。他箍住她的腰入得更深,似要将两粒睾丸一并塞入,“你下面的小嘴可不是这么说的。”

    床帐摇曳,被翻红浪,原先紧闭的花口被撑得浑圆,瑟瑟hAnzHU紫胀yAn物,粉nEnGnEnG的蚌r0U被撞得鲜红yu滴,软烂外翻,大GU透明汁Ye溢出,被ROuBanG搅成绵密白沫,糊在浓黑的耻毛上。xia0huN蚀骨的sU麻在脑中乱撞,花xcH0U搐连连,一大GU春cHa0从深处涌出,浇得他伞端突突直跳。

    他急急cH0U出y挺,原先被ROuBanG堵住的汁Ye倾泻而出,几缕鲜红楚楚可怜地挂在两片丰润的蚌r0U上。细碎SHeNY1N从她唇间溢出,被他悉数吞入腹中。

    呼x1交融,双唇厮磨间拉出道道银丝。

    他长指拨开花瓣,玉白指尖饱蘸黏腻汁Ye,在r0U缝间来来回回,搅出ymI水声,又恶劣地欺上嫣红花核,反反复复地描摹。

    她受不住这样强烈的刺激,桃腮上飞红一片,伸手推他,却反被捉住,m0向柔软花核,“ysHUi真多,来,自己m0一m0”,他嗓音低沉惑人,滚烫双唇含上耳珠,舌尖拨弄着耳垂,将她撩拨得Jiao微微才松了口,一面按着她的手欣赏她的自渎,一面将手指塞入泥泞的甬道中,九浅一深地ch0UcHaa。

    xr0U包覆在指上,贪婪地吮x1,昏h的烛火照得指上亮晶晶的一片。进出间他寻到内里凸起的软r0U,次次都刮擦磨蹭着敏感的一点,酸痒一浪一浪拍打着她,将她推向ga0cHa0,凝脂般的腿根不住地轻颤,大GU晶亮喷洒在他指上。

    他眉心轻跳,眉梢挂上深浓的yUwaNg,挺着腰再次入了进去,软r0U紧紧x1绞ROuBanG,似要将他的神魂一道x1入其中。他垂首含上她x前nEnG红,连带着r晕一同嘬吮,又用牙尖轻咬rT0u。她扭动着躲避,却被SiSi按住,rT0u被唇齿反复蹂躏,又被长指夹住向上拉扯,丰满圆润的x部被拽成一座低矮的山峰,甬道里一阵急促的收缩。

    他情动异常,长指抚上两人相接之处,触手一片Sh滑,耳尖剧烈地跳动了两下,指尖寻着鼓胀的花核,重重地r0u按刮蹭。另一手按上丰润的T,白腻腻的Tr0U从他指缝间漏出,被搓成各种形状。

    他附在她耳边,气息不稳地询问,“舒服么?还要不要?”像个初尝禁果的雏儿,急需她的肯定,又等不及她的回答,便握住她的脚腕,将她双腿往两边拉开。

    她大张的羞处令他血脉偾张,腰间耸动得越发急促,一下下入得又深又重。她被cHa弄得呜呜咽咽,口中SHeNY1N求饶破碎得拼凑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,反成了助兴的y词浪曲,诱得他失了分寸,只一味深cHa狂顶。

    怒胀的分身忽而陷入一处蚀骨的小口,她双眸霎时染上一层薄雾,双腿胡乱踢蹬,剧烈反抗起来。他却愈加兴奋,将她双腿压在x上。

    她整个人似对折了一般,x前白雪被堆成两团y浪的形状。

    他双手按住她切切挣扎的大腿,ROuBanG顶进翕动柔软的小口,爽得头皮发麻,压着她又是一阵猛烈的顶撞,直撞得床榻吱呀乱响。

    次次没根的c弄顶得她小腹微微隆起,莹莹肌肤上泛起淡淡绯红,乌黑的发丝沾在莹白濡Sh的面颊上,楚楚惹人生怜,看在他眼中便是世间最浓烈的春药,他前端猛地胀大,汩汩热Ye激S入她胞g0ng之中。